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2+26”城市今起執行特別排放限值

2018-3-1 17:56:14 次瀏覽 分類:行業新聞

 
 環境保護部近日印發了《關于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執行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的公告》,要求自2018年3月1日,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行政區域內,國家排放標準中已規定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的行業以及鍋爐的新建項目,開始執行特別排放限值。

  全面執行特別排放限值將對“2+26”城市的大氣治理工作帶來哪些積極影響?如何分區域、分步驟、分行業推進?
  1 收緊排放標準,污染物排放將大幅減少

  晨曦,一列駛向北京的高鐵飛馳在軌道上,朝陽從蔚藍的地平線上一躍而出。南開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馮銀廠到北京出差,看著高鐵外的廣袤天地,心中欣喜。盡管沒有隨手拍藍天的習慣,他仍情不自禁地舉起手機。致力于大氣污染防治科學研究多年,他打心底里盼望“每天都有藍天白云”。而這,也是每個老百姓對藍天的期待。

  2018年3月1日起,在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國家排放標準中規定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的行業以及鍋爐的新建項目,開始執行特別排放限值。這對于正在凝心聚力打好藍天保衛戰的“2+26”城市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并且影響深遠。

  “大氣十條”第一階段任務在2017年圓滿收官,但這并不是大氣污染治理的終點。

  2月27日,環境保護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劉炳江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大氣污染防治取得了階段性明顯進展,但與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因此,空氣質量持續明顯改善仍然任重道遠。

  “排放強度大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秋冬季大氣重污染的主因,尤其是火電、鋼鐵、石化、化工、有色、建材等行業是大氣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馮銀廠說。打贏藍天保衛戰,關鍵要大幅減少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執行特別排放限值、實施重點行業提標改造是污染排放總量削減的重要途徑。”

  所謂特別排放限值,是比污染物排放國家標準更高、更嚴格的排放要求。早在2013年2月,環境保護部印發《關于執行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的公告》中,就要求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三區十群”19個省(區、市)4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的火電、鋼鐵、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行業以及燃煤鍋爐項目,執行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2017年2月發布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進一步明確要求,即在2017年9月底前,“2+26”城市行政區域內所有鋼鐵、燃煤鍋爐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顆粒物大氣污染物執行特別排放限值。

  在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執行特別排放限值,其重要意義不言而喻。此舉必將倒逼企業轉型升級,是實現經濟健康發展的重要手段。

  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大氣環境規劃部副主任雷宇認為,“2+26”城市全面執行特別排放限值,對整個區域內企業提出一致要求,與區域污染聯防聯控的關鍵要素之一“統一排放標準”相呼應。與2013年的標準相比,此次執行排放限值要求的行業、區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擴大,執行范圍由9 個城市擴大至“2+26”城市,執行城市的區域也由主城區擴展至全行政區域范圍,新建企業執行范圍增加了煉焦行業,現有企業執行范圍增加了煉焦、水泥、有色、化工行業。這有利于推動相關行業企業主動作為、采取措施,減少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

  事實勝于雄辯。馮銀廠告訴記者:“從監測數據上看,2017年主要大氣污染物平均濃度相比2013年顯著下降,重污染天氣的持續時間縮短,污染范圍縮小,污染程度也明顯有所減輕。其中,在重點領域和重點行業推進的提標改造和大規模減排工程發揮了重要作用。”

 2 全面執行特別排放限值要穩步推進

  路要一步一步走,飯要一口一口吃。“2+26”城市全面執行特別排放限值需分步驟、分類型開展。“對有些基礎較為薄弱的城市或某些行業來說,時間仍然很緊迫。”馮銀廠說。因此,各地要根據自身的行業特點、污染特征、工作基礎和技術條件,因地制宜地制定相應的提升改造方案以及相應的配套資金、經濟鼓勵等保障機制,加快提標改造工程項目的建設步伐。

  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一些城市早已有備而來。天津市環保局大氣處副處長鮑金紅,在介紹落實特別排放限值準備工作情況時,語氣從容、淡定:“我們之前已經開展的工作中,已經增加了對化工等行業的要求。下一步,天津市將以化工等行業為重點,結合特別排放限值要求開展拉網式排查,實施清單式管理,落實屬地管理職責,確保重點行業企業穩定達到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要求。”

  馮銀廠告訴記者,天津市2017年空氣質量改善明顯,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在火電、鋼鐵、水泥等重點行業全面實施特別排放限值甚至更嚴格的地方排放標準。

  看一組數據:天津市燃煤發電機組要求實現超低排放,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在特別排放限值的基礎上收嚴三成~五成。35蒸噸以上非電燃煤鍋爐實施超凈排放,二氧化硫、顆粒物、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只有特別排放限值的25%~75%。“據估算,這些重點行業提標改造措施對天津市PM2.5濃度改善的貢獻率在35%以上。”馮銀廠說。

  把壓力化作動力,把目標層層分解。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一些省市自我加碼,正有序推進各項工作。

  河北省環保廳大氣處相關負責人介紹,早在2015年初,河北省就全面啟動了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升級改造專項行動,河北省火電行業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排放濃度比國標中的特別排放限值還要低50%左右,鋼鐵行業已全面執行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要求。同時,河北還制定了水泥行業、平板玻璃行業大氣污染物排放的地方標準,兩個地方標準均嚴于國家標準規定的排放限值。

  提升排放標準是推進污染治理進程的有力支撐。河北省環保廳廳長高建民表示,2018年,河北將進一步提高治理標準,對鋼鐵、焦化等非火電行業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對燃煤電廠、焦化等行業“白煙”進行深度治理。

 3 標準有效落地是關鍵

  在山西省中煤集團晉城熱電的集控室里,技術人員正全神貫注在實時監控環保設備的運行情況上,通過調整各項數據指標,確保主要污染物達到超低排放標準。中煤集團晉城熱電有限公司生產技術部經理路軍濤說:“我們的脫硫系統由以前的3層改為5層、脫硫塔高度由32米增加到54米,脫硝系統催化劑由兩層增加為3層,同時增加一套濕式靜電除塵裝置。通過這3方面的改造,有效降低了污染物排放,減排效果明顯。”

  政策再好,也需落地生根。執行到位,是重中之重。“環保部門近年來推進的一系列工作,為有效執行特別排放限值提供了更好的基礎。”雷宇認為,排污許可管理的逐步推進對各地進行固定源的精細化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提供了更好的平臺。此外,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計劃的推進,對企業的排放監管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時提高了對企業排放的監控能力。

  當然,由于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不同城市大氣污染特征不盡相同、經濟發展不均衡、污染防治工作基礎和治理技術水平有差異,在全面落實特別排放限值要求的過程中,遇到困難在所難免。有些企業甚至會面臨“不提標即滅亡”的生存窘境,而這是“轉型升級、爬坡過坎”關鍵時期的正常現象。

  馮銀廠表示,大氣污染治理的要求不是要阻礙經濟發展,而是為發展提供服務。全面加嚴排放標準、提高行業環保門檻,是引導企業清潔化提升改造、促進轉型升級和綠色發展、增強市場競爭力的重要抓手。“執行特別排放限值對環境保護的正向影響顯而易見,將有利于形成產業與環境保護雙贏的局面。”馮銀廠對此充滿信心。
 
來源:中國環境報

信誉现金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记录 冠通棋牌二人麻将安卓 ag电子游戏动物狂欢多人版 买马怎么才能稳赚不赔 天津时时是官方开奖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龙虎相斗惊天地 pk10技巧实战 7070彩票下载app 彩票走势图大全360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红马计划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后三组选包胆这么玩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